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Uber

从Uber伦敦博弈看欧洲的创新窘境

刘远举:各国监管架构在应对新商业模式冲击的时候,都出现了类似的现象,那就是中央开明、地方保守。

9月22日,伦敦交通监管机构(TfL)认为Uber的运营方式存在严重问题,对司机的核查力度不够,会引发刑事犯罪,不适合在当地运营专车服务,拒绝为其更新牌照。目前,在Uber上诉时间耗尽之前,Uber在伦敦的业务暂时不会受到影响。

身为反对党劳工党成员的伦敦市长兼伦敦交通局主席沙迪克•汗(Sadiq Khan)对Uber的态度严厉而保守,他曾经对Uber提出批评,认为Uber应该少花些时间聘请公关专家和律师团队,多花些时间解决伦敦交通局提出的问题。沙迪克•汗的决定已经在英国政坛引起一些反响。

显然,英国国际贸易部长兼伦敦部长格雷格•汉兹(Greg Hands)与伦敦市长的观点不同,汉兹在Twitter写道,“大笔一挥,萨迪克•汗就要让4万人面临失业的威胁,并且让350万Uber用户陷入困境。”汉兹称,Uber必须解决安全问题,重要的是在私人聘用市场要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,但全面禁令将会给数百万伦敦居民造成巨大的不便,表明这位市长对商业和创新持封闭的态度,此举是让普通劳动者付出代价。

英国首相特丽莎•梅所持态度与汉兹相似,她表示,伦敦交通监管机构决定剥夺Uber在伦敦运营业务的资格,此举不当,市长的决定将4万个职位置于风险之中,还会影响350万Uber司机的生活。在接受BBC采访时,特丽莎•梅说:“没错,Uber有一些安全隐患和其它问题需要解决,尽管如此,我希望在私营企业、卓越的伦敦的士行业、黑色出租车行业、出色的国家机构之间能营造公平的环境。”她还说:“我希望环境是公平的,全面禁止不太合适。”

从不同区域对科技新生事物的监管态度,亦可看到该区域对创新产品的态度,从全球范围来看,欧洲都是“保守”的典型代表。尽管经过公投已经脱欧,但是英国首相与伦敦市长针对Uber政策相左的态度依然表明欧洲保守势力的顽固。

硅谷作为全球科技创新的代表,在欧洲却遭遇了空前的抵制,欧盟成为反对技术全球化的急先锋,推出各种政策使硅谷大公司屡屡碰壁。此前,因为涉嫌滥用市场主导地位,谷歌被欧盟处以27亿美元的罚款。可以看到,欧洲监管者则为了从技术巨头的“魔爪”下拯救传统模式,而使用了保守而严厉的监管手段。

所以,特丽莎的表态除了来自就业本身压力之外,还有缓解国际上对伦敦乃至整个欧洲过于保守,扼杀创新的质疑的一些考虑。

这番英国首相与伦敦市长观点不一致,还展示了创新、新模式所面对的,不同政治制度下的中央与地方差异。

实际上,Uber在伦敦的这一遭遇,并不是英国的独有现象。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。docomo的子公司的负责人坪谷(Tsubotani)用了12年的时间,才在日本铺开了3000多辆的共享单车。中日的资本的挟持下,短短的3个月,无数玩家进入,但是,他们却被困住了。日本政府分为四级,一级政府数量:一都一道二府四十三县;二级为市,三级为町,四级为村。三级和四级政府通常很小,有的还没有,多为执行单元。通常由二级政府统筹安排经费人员活动等。简单的说,47个一级政府可以对等中国的省级政府,二级为市区级政府,三四级为县乡镇级政府。但是,在日本,同样基于民选政府的特征,相对于中央政府,各级政府的自主权很大,有一定的自己定制条例法规的权利,比如二级政府东京都千代田区最开始设置了道路禁止吸烟的条例。一级政府在放置单车的事情上,根本无权指挥二级政府。也就是说,想公关政府的话,单车公司唯一的选择就是和二级政府一个一个的谈。而二级政府全日本一共有814个。

读者评论

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,部分评论会被选进《读者有话说》栏目。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。
用户名
密码
FT中文网客户端
点击或扫描下载
FT中文网微信
扫描关注
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,中英对照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